t3b1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牛步夫人 > 第4章
    怎奈一快舌头就打结,再不就咬到舌头,反而更慢、更口齿不清。

    风霆威捺着性子说:

    “我相信以你的标准来说,小乖确实走得不算慢。但这儿已是风家的地盘,我觉得你应该入境随俗,用风家的标准来行事比较妥当。”他是一番好意,毕竟这个牛步化的小女人将是他的大嫂,他大哥的娘子,这副温吞性子若无法改变,他实在无法想像他那个严厉冷峻的大哥会怎么待她。

    牛巧灵了解的缓缓点头,慢慢的开口:

    “可是我和小乖让小黄和黄黄载着去见我初次见面的夫君,不会架子太大了吗?”

    “这——”

    他倒是没考虑到这点。

    这确实是个大问题!

    风家和牛家世代交恶,这桩婚事在风家根本没人乐见,只是畏于大哥的权威,所以大伙儿全是敢怒不敢言。

    如今,这个不受欢迎的大当家夫人若是这般“浩荡”的去见大哥,恐怕会更引人反感,今后巧灵在风家的日子会更不好过。

    毕竟两家成见太深,就像未见到巧灵之前,他也是对她怀有先人为主的极大偏见。

    走在较前面的二当家风霆扬有了两全其美的主意:

    “霆威,我看这样好了,待会儿到了牧场大门,你就先回庄里知会大哥,向大哥解释一下咱们迟归原因,我留下来陪小乖载巧灵回庄里去。”

    “就这么办。”风霆威不假思索的附和。

    牛巧灵也很高兴,努力的想着见到初次见面的夫君时该如何表现。

    唉唉唉!要是素素能陪她一道来就好了。可是扬哥哥到家里接她时说,她的夫君要她只身北上,不许有陪嫁家眷。无奈之下,她只好留下素素,独自北行。

    所以今后不论发生什么事,她都只能靠自己了。

    ※※※

    抵达牧场大门口,风霆威便策马先回庄里回报。留下来的风霆扬在板车后面架上斜板,好让牛巧灵能顺利把板车上的牛车和拉车的小乖牵下板车。

    “这牧场好大,一眼望去都是苍翠的草原,完全看不到边陲和栅栏呢!”牛巧灵大开眼界的连连惊叹。

    她以为牛家牧场已经够大,想不到和风家牧场一比就像小巫见大巫,

    风霆扬骄傲的说:

    “这只是本家牧场,咱们风家在别处还有‘追风’、‘扬风’、,顺风’、‘御风’四个大牧场。”

    牛巧灵听得一愣一愣,“另外四个牧场也都很大吗?”

    “全比本家牧场大。”

    牛巧灵不可思议的啧啧称奇。

    风霆扬倒是可以理解她的惊讶:

    “你们南方盛行的是饲牧,牛、马多半的时间是关在牛舍、马舍里饲养,所以牧场毋需太大。我们北方盛行的是放牧,除了夜晚会把牛、马、羊赶回舍里,大部分的时间都是放任它们在草原吃草,所以需要的牧场自然比你们南方要大许多倍。”

    牛巧灵了解的点点头——缓慢的。

    她已经喜欢上这片一望无际的大牧场了。

    在牛家时,她研读了各地畜牧的方式,发现塞外的游牧方式和北方的放牧方式所养出的牛、马最优良,也曾经向爹爹建言过。

    可爹爹说,南方好的土地多半用来种植农作物,牧地有限,不像北方那般牧地广大,所以无法像北方那般采放牧方式。

    当时她好生失望,没想到如今她却因嫁到北方来,而有机会一偿放牧的美梦。

    想像着未来的日子,天天都可以和小乖在广大的草原上尽情玩耍,牛巧灵唇边不由得漾起满足的笑容。

    牛车外的风霆扬却是心事重重。

    数月来的朝夕相处,让他发现牛巧灵是个天真烂漫、心无城府的好姑娘,就是动作慢了些。

    可这温吞的个性怕会在她和大哥之间,造成极大的冲突。因为他精明干练的大哥,行事一向利落又讲究效率,最厌恶动作慢、做事没效率的人;加上大哥娶巧灵的目的是为了牛家的养牛本事,这点,巧灵似乎没有得到牛儒的真传——光看她养的小乖就知道了。

    结合大哥最厌恶的动作慢、没效率,又是世代交恶的死对头之女,再加上一点利用价值也没,他实在不敢想像他敬畏的大哥将会如何对待巧灵这个新婚娘子……

    ※※※

    快马加鞭赶回风家庄,一心想先替牛巧灵向风霆捷说些好话的风霆威,万万没想到他才喘了口气方要开口,风霆捷便先声夺人的下令:

    “你累了,先下去歇息。该说的话,我等我的准娘子亲口对我说。”

    “可是大哥——”风霆威鼓起勇气闯关。

    风霆捷厉眼冷瞪,口吐寒冰不容反抗的再次命令:

    “下去歇息。”

    给大哥这么冷冽的一瞪,风霆威心脏险些麻痹,再也不敢多吭一声,乖乖的闭上嘴退下。

    巧灵啊巧灵,不是威哥哥我不帮你,而是——唉……

    你只能自求多福了!

    遣退风霆威之后,风霆捷便如计划般走到大门外等着迎接牛巧灵,总管佟练夫妇俩尾随跟上。

    听说牛夫人年轻时是江南第一美人,她生的三个女儿个个沉鱼落雁,尤其幺女儿牛巧灵最为标致。

    他们就等着瞧瞧这个江南小美人生得是啥模样!

    可,时间无声无息的流逝,眼看风霆捷已喝光第三壶茶,却还迟迟不见牛巧灵的人影。

    佟练夫妇由风霆捷结冻的冰脸,一目了然的知道他们的大少爷此刻已经非常生气,像这种时候,最聪明的作法就是按兵不动,待大少爷一个口令再一个动作,否则只会让情况更糟。

    “佟伯。”

    “在!”

    “从牧场大门到这儿,你通常花多少时间?”

    “回大少爷的话,两刻钟左右。”

    “咱们在这儿站多久了?”

    “回大少爷的话,差不多半个时辰。”

    “所以霆扬和那个女人早该到了!”

    “是该到了。”惨了!大少爷额际浮现青筋了。

    “牵马来!”

    “是!”更糟了!连唇角都气得微微抽动,这可是天崩地裂的前兆。

    不只佟练夫妇,风家上下都知道,青筋暴跳、唇角抽动、面罩寒霜正是大当家盛怒发飙的前兆,所以牵马的家丁比平时更胆战心惊,唯恐稍有不慎,就成了盛怒下的倒霉鬼。

    风霆捷正准备上马,远方适时扬起一阵烟尘,烟尘里出现愈来愈清晰的人影和——牛车?

    是牛车?不是马车?

    风霆捷以为是自个儿气昏头错看,可用力确定数遍——还是牛车,不是马车。

    怎么回事?

    霆扬骑的确实是马,为什么他身旁的是牛车?

    风霆捷决定按兵不动,等人走到他眼前再做打算。

    耶!?

    为什么停在那儿原地不动?

    是怒意令他眼花?风霆捷向佟练求证:

    “他们有在动?”

    不知何时挨近他身边的风霆威,抢答道:

    “大哥,他们确实有在动,只是动得很慢,请大哥再看仔细一些。”

    风霆捷一言不发的用力再看——

    嘿!果然有在动——很慢、很慢的动!

    “那是怎么回事?”风霆捷忍不住问身旁的风霆威。

    风霆威逮到机会就赶紧说:

    “那是巧灵的出阁牛车,巧灵就坐在车里,那头拉车的牛是……”

    “好了!”风霆捷右手一挥,不想再听,自行下了决断:“既是南方婚俗,我就再等一下,反正这是那女人唯一、最后的一次任性机会。”

    “大哥,那是——”

    “够了!”风霆捷严厉的一喝,风霆威只好乖乖消音。

    老天爷!大哥竟以为巧灵的慢动作移动是南方的婚俗!他得解开这个误会才好。

    可回心一忖:这未尝不是好事:

    大哥既然认定巧灵的慢吞吞是南方婚俗,又决定容忍这个“婚俗”,这表示接下来的时间里,大哥不会当众给巧灵难堪。

    既然如此,他何不将错就错,先让巧灵顺利度过此关,等他和二哥会合再一齐想法子向大哥说明?

    主意既定,风霆威便不再吭声。

    倒是风霆捷用理智和意志力强行留下的耐性,已经快给缓步前进的牛车磨光!

    天杀的南方婚俗,他若知道是哪个无聊鬼定下的,铁定把他抓来大卸八块!

    好不容易等到牛车来到他眼前,风霆捷两眼因过度吃惊而瞪得发直。

    这也算牛?

    眼斜、嘴歪、没有牛角、体型肥胖、脚短又外八、身上满布乳牛斑纹的杂色肉牛!?

    “大哥,我归迟了。”在风霆捷错愕期间,随行的风霆扬已下马上前向他告罪。

    风霆捷恍如隔世的回神,淡道:

    “这事以后再听你说,你先下去,要不就站到一边去。”

    知道自家大哥呈一触即发的危险状态,风霆扬识趣的照办,闪到一边和风霆威并肩而立。

    此时,牛车里传出了牛巧灵的温吞说话声:

    “小乖,你别动,我要下车了哦!”

    风霆捷闷不吭声的盯着牛车车门,佟练夫妇和两旁迎接的家仆们也全瞪住牛车车门不放,想瞧瞧牛巧灵的庐山真面目。

    等了半晌,牛车毫无动静。风霆捷两手指关节因盛怒而发出咯吱咯吱的响声,眼看火山即将爆发,幸而牛车车门即时开启。

    风霆捷再度按兵不动,想看看这女人究竟在搞什么鬼!

    不久,他看到牛车里探出一只绣花鞋。

    接着,他看到绣花鞋掉下牛车——这是到目前为止,他看到速度最快的一个动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