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3b1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牛步夫人 > 第7章
    牛巧灵又呜呜咽咽了好一会儿,才一个字、一个字不清不楚,慢慢吞吞的泣诉:

    “我们牛家有养乳牛,所以我知道挤牛乳时要揉抚乳牛的乳房,你竟然也这般对我……这不就是把我当成乳牛对待吗?……虽然我姓牛,但我不是牛,我讨厌你这样侮辱我……”

    风霆捷差点昏倒当场。

    此时此刻,他真不知自己是该大怒还是大笑?

    这丫头居然——

    他冷不防强势地吻住她——霸道却极度温柔、充满情意。

    牛巧灵给吻得六神无主,忘了哭泣,也忘了反抗。

    “听着,我没有把你当乳牛,也没有侮辱你,你是我的娘子、我的女人,听懂没?”风霆捷呼吸混浊紊乱,急喘着气低喃。

    “可是你……”

    “那是夫妻床第间的调情,和乳牛挤乳不同,”他真痛恨再提到扫兴的乳牛,“听好,我会吻你,但我不会去吻一头牛,懂没?”

    牛巧灵终于相信的点点头,破涕为笑。

    “那夫君是喜欢我了?”

    这话让风霆捷展露从未有过的柔情:

    “不喜欢你就不会这般吻你了!”

    之后,他不再给她任何发问的机会,霸道地封住她的小嘴,极端独占地品尝着属于他们的洞房花烛夜……

    ※※※

    尽管清晨才入睡,风霆捷还是和往常一样一大清早便起床,指挥牧场干活。

    毕竟他是大当家,得以身作则才能服众。

    巡视至乳牛区时,风霆捷不禁眉头微蹙,倚在栅栏边驻足不前。

    挤奶的家丁们见大当家在监督,都战战兢兢,比平常卖力。只是他们不明白,为什么今几个大当家老是盯着乳牛们的乳房不放,莫非是在研究什么更佳的挤奶功夫?

    肯定是那回事。虽然他们这些粗人不懂,但他们的大当家才智过人、精明干练,脑袋瓜想的事自然有他的道理,不愧是他们引以为傲的大当家哪!

    风霆捷看着乳牛,尤其乳牛的乳房,就会想起昨夜牛巧灵令他怒笑不得的滑稽哭诉。

    不过一想起那个慢吞吞的丫头,他的心就暖烘烘,身体也跟着炽热起来……

    “大哥,早!”风霆扬和风霆威的出现,打断了风霆捷的遐思。

    “你们怎么还在这儿?”通常这时候,两个弟弟已经到扬风和追风牧场干活儿去了。

    风霆扬和风霆威眼神怪异的互看一眼,道:

    “我们正打算出发,只是在出发前特地来向大哥打声招呼,毕竟昨夜是大哥和巧灵的洞房花烛夜,所以我们想……”

    “有事快说!”

    风霆扬和风霆威又互看一眼,风霆扬才附耳低声问道:

    “大哥,你应该已经发现了,巧灵她天生是个慢郎中吧?”

    “那又怎样?”

    既然知道就好办了!“我是说巧灵她说话慢、动作慢、走路慢、反应慢、吃饭也慢,反正是样样都慢,那……在床第间的反应会不会也是慢——”

    呼——!

    风霆扬话未竟,已经给风霆捷一记狠拳揍飞出去。

    风霆威见状,背脊一凉,暗自庆幸说这话的不是自己。

    “你也有话要说?”风霆捷额际青筋浮现,目露凶光的斜睨风霆威。

    “没……没事,我先走了!”风霆威吓得拔腿就跑。

    总算他还有点手足之情地把躺平在草地上的风霆扬一起带走。

    大好的心情给搅得乌烟瘴气,风霆捷老大不高兴地折返风家庄——这时间,他那个新鲜有趣的娘子应该醒了才是。

    ※※※

    牛巧灵的确醒了,而且正坐在膳房里,让佟妈侍候着用早膳。

    “佟妈,我可以问你一件事吗?”牛巧灵说起话来依旧不比老牛拉车快。

    “你尽管问。”佟妈愈和牛巧灵接触,就愈喜欢她。

    这丫头动作是慢了些,性情却很温顺、教养又好,又不会对下人颐指气使、端小姐架子,更难得的是,三个少爷似乎都很喜次她,尤其是大少爷。

    她看得出来,那孩子对这丫头动了真情呢!

    牛巧灵温吞吞的咽下口中菜肴,才说:

    “我们南方,新婚第一天早上,当媳妇的要去拜见公公、婆婆,向他们奉茶,不知道北方或者风家有没有这规矩?”

    “是有这规矩,不过老爷和夫人正在外头游山玩水,不住在庄里,所以奉茶一事可以先搁下来。”说到老爷、夫人,她得捎个信告知他们,大少爷讨了个好媳妇儿进门。

    “哦……”牛巧灵缓缓的颔首,又问:“我可以再问一件事吗?是和夫君有关。”

    和大少爷有关?

    佟妈更感兴趣,“你尽管问,佟妈一定知无不言。”

    牛巧灵左顾右盼了半晌,确定四周无闲杂人等,才小声的开口:

    “夫君他是不是有什么隐疾,好比痔疮、便秘什么的?”

    “没有啊!大少爷从小身子骨就很健壮,没生过什么大病。”不错不错!才进风家大门就关心起大少爷的身体,果然是个好媳妇儿——虽然她关心的方向让人意外了些。

    “可是夫君他总是一副很痛苦的样子。”

    她怎么不知道?佟妈纳闷的忖道:

    “有吗?”

    “有。而且常常。”牛巧灵笃定的说。

    “大少爷怎么个痛苦法?”

    牛巧灵比手划脚的想说得快又简洁,可一急又咬到了舌头,只好维持声声慢的步调,缓缓停停的说:

    “夫君他总是一脸铁青,眉头动不动就皱成一团,还有,他的额际不时会浮现青筋,经常面无表情。所以我想,夫君一定是有什么隐疾,而且常常发作,只是夫君他不想让大伙儿替他挂心,所以才都闷在自个儿心里不说。事实上,夫君他一定经常自个儿暗自强忍隐疾的痛苦,所以我想帮助夫君。”

    “咳……”佟妈为了不笑出声,强忍大笑的冲动而不断闷咳,“少奶奶想怎么帮助大少爷?”

    这丫头真有意思!

    牛巧灵很体贴的说:

    “我想夫君既然不想让我们为他挂心,我们就继续假装不知情,暗中帮助夫君解决隐疾之苦。”

    “怎么个暗中帮法?”佟妈好想放声大笑。

    牛巧灵浑然未察,继续认真地说出自个儿想出来的法子:

    “我想请佟妈帮忙,每餐的菜多做几道有助排便、消去痔疮的佳肴,用食疗的方法让夫君的隐疾在不知不觉中改善。”

    “多谢你的好意,可是不必了!”早已来到膳房外的风霆捷,再也听不下牛巧灵的荒谬言论,横眉竖眼的大刺刺进门。

    跟在风霆捷身后的总管佟练,趁主子不注意时偷笑了几声,以免憋笑过度伤及内腑。

    “可是你——”

    “我没病!更没有什么隐疾,不必你多事!”风霆捷恶声恶气地怒道。

    牛巧灵大不以为然地反驳:

    “还说你没有隐疾?你瞧!你明明又铁青着脸,皱起眉头了。”

    “那是因为我正在生气!”

    “你每天、经常、每个时辰都在生气吗?”牛巧灵还是认定他在隐瞒。

    “对!”这个蠢丫头简直会逼疯他、

    牛巧灵纳闷的搔搔小脑袋瓜,带点儿不确定的问:

    “你真的没有隐疾,而是在生气?”

    “对!”

    “你为什么要经常生气?”

    风霆捷又给问住了。这个恼人的笨丫头——

    “为什么呀?”牛巧灵对于想知道的事,一定会打破砂锅问到底。

    “我高兴!”风霆捷只想快点结束这场无聊的争执。

    耶!?天底下居然有人的嗜好就是经常生气,天天生气?牛巧灵在心中啧啧称奇,想着想着不禁噗哧一笑,自以为幽默的对风霆捷笑道:

    “夫君的嗜好真是与众不同哪!”

    风霆捷为之气结,一时之间不知该说些什么,只觉得全身的血直往头顶上冲,恨不得一拳揍昏眼前的笨丫头。

    佟家夫妇再也憋不下去,齐冲到外头埋头猛笑。

    留在膳房里,迎着牛巧灵天真无邪笑靥的风霆捷,实在很想丢下牛巧灵调头走人,别理她算了,省得气死自己。

    该死的是,他偏贪恋着她脸上那朵甜美的笑容,惹得他心痒难耐。

    “该死的,过来!”

    最后,他有了决断——霸气的抱起牛巧灵回房,继续昨夜的洞房花夜!

    第四章

    早春的北方大地,宛若接受了一场春之洗礼般,原本一片白皑皑的冷冽,换上绿茵茵的柔嫩。

    阳光和煦的早晨,风家五大牧场和往常一样忙碌。

    座落于本家牧场里的风家庄,也依旧如昔——是由风家年轻的少奶奶牛巧灵,慢吞吞的以半个时辰用完早膳,才算正式开始。

    “霆捷,待会儿,我可以带小乖到牧场的牛区逛逛吗?”经过一个冬天的练习,牛巧灵总算习惯直呼风霆捷的名字,不再叫夫君。

    不过,慢吞吞的说话速度依旧如故,未曾长“速”。

    又是那只眼斜嘴歪的抽筋牛!风霆捷花了一个冬天,还是想不透那只有乳牛斑纹的杂色肉牛究竟有何魅力,为何这般深得牛巧灵宠爱?

    “可以吗?”等不到风霆捷的回答,牛巧灵又悬温吞吞的重提保证:

    “我会小心,不会接近马儿,也不会走到马区附近的。”

    每每给那双水灵灵的无辜大眼一瞅,风霆捷便无法招架的投降——虽然他总是掩饰得很好,未曾露出蛛丝马迹。

    “去吧!不过,绝对不能靠近马和马区。”他可不想冬天时,那出令他爆笑三天的戏码重演——

    这丫头居然被马区的马匹集体欺负,马区里的马儿们一见到她,就轮番上阵的挨近她,在她脚边便便后又不屑的扬长而去;而且不论这丫头走到哪儿,那些马儿就跟到哪儿便便,那画面,风霆捷至今一回想,还是会忍不住窃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