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3b1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牛步夫人 > 第11章
    “是!”佟练、风霆扬和风霆威虽然有点莫名,但还是照办。

    一旁侍候的佟妈很想问信上写些什么,却惧于风霆捷令人寒毛直竖的鬼刹神情而不敢开口。

    少顷,佟练、风霆扬和风霆威陆续返回复命——

    佟练第一个回报:“大少爷,大少奶奶的爱牛不在牛舍里,那里的长工说,大少奶奶两个时辰前曾去带走爱牛,至今未归。”

    风霆扬接着回报:“大哥,乳牛牛舍舍监说,巧灵一个半时辰前曾去过乳牛牛舍,但只在名叫小花的乳牛身边待了约莫一刻钟,便带着爱牛小乖离开。”

    风霆威最后回报:“大哥,役用牛牛舍舍监告诉我,巧灵约莫一个时辰前曾去过那儿探望小黄和黄黄,不过也没待多久便带着小乖离开役用牛牛舍了。”

    风霆捷听完简报,恨得牙痒痒的冷哼:

    “很好!连要离家出走都这么周到,一头头牛打完招呼才走!非常好!”

    离·家·出·走!?

    在众人错愕之时,风霆捷已快马加鞭的捉拿逃妻去!

    她竟敢逃离他!

    “该死——”

    她最好有充足的理由,否则他会把她囚禁起来,不再给她自由!

    毁天灭地的无边怒火助长了风霆捷的追赶速度。

    那厢怒火燎原,这厢却是万般无奈……

    唉唉唉!

    牛巧灵一连叠地轻叹数声。

    一一向小花、小黄、黄黄话别后,她便骑上小乖,打算离开风家牧场这个伤心之地。

    谁知小乖走了几步,脚抽筋的老毛病又犯。

    她只好停下来替小乖按摩抽筋的脚。

    这一磨,便又过了一个多时辰。

    “唉唉唉!照这样下去,什么时候才能离开风家牧场呀?”牛巧灵无奈的喃喃自语。

    “你永远也别想离开风家牧场!”风霆捷令人背脊发凉的沉声在她身后赫然响起。

    托她令人难以置信的缓慢速度之福,他才能在这么近的地方逮着她。

    牛巧灵缓慢的旋身,脸上没有风霆捷预期中的心虚或惶恐,依旧是一派心无城府的坦率,温吞却清楚的表明意向:

    “我是为你着想才离开的,你还是快回去,别理我了。”

    “为我着想?”风霆捷拉高嗓门怪叫。

    牛巧灵笃定的点点头:

    “你应该有看到我的留书了,对不对?”

    风霆捷不吭一声,算是默认。

    于是牛巧灵又接着往下缓言:

    “我在信里写得很清楚,我是个妒妇,所以为了你和自在公主的幸福着想,你就休了我吧!我不会怪你的。”

    “自在公主?”牛巧灵天外飞来一笔的发言,让风霆捷产生新的联想。

    不过他完全不动声色,想进一步确定。

    一说到自在公主,牛巧灵便忍不住哽咽起来:

    “你不必瞒我了,我全知道了。”

    “你知道什么?”怎么他全都不知道?

    牛巧灵抿抿唇,心酸酸的慢慢托出心中的痛楚:

    “你和公主两情相悦,你已经向公主下聘,决定娶公主进门了。”

    “你在胡扯什么?”他都没发现,这丫头居然有说书的才能!

    眼看风霆捷极力隐瞒,牛巧灵更加不是滋味的低咽:

    “事到如今,你就不必再装迷糊了。我已经知道,公主今天是来向你求婚,而你已经答应,并向公主下聘了。”

    “那是玩笑话,公主此行目的是向风家牧场买马,我没道理不卖她。”

    风霆捷实在佩服牛巧灵胡乱牵扯的好本事。

    “你说谎,你明明就爱公主、要娶公主!”

    “我已经娶你为妻了,干嘛还要娶公主?”

    “所以我才要退让,成全你和公主呀!”

    “你根本毋需退让。”

    因为他根本不可能娶她以外的女人!

    牛巧灵幽怨的嗤哼:

    “你果然想脚踏两条船……可是不行的……我说了,我是妒妇,我无法和公主一起服侍你,你还是休了我吧!”

    眼看牛巧灵愈说愈离谱、愈说愈煞有介事,风霆捷话锋一转,问:

    “你为什么一口咬定我爱公主、要娶公主?”

    这正是最让牛巧灵伤心欲绝的一点:

    “因为你向我爹下聘时,只用了三匹上等好马,可你却送给公主五匹上等好马做为聘金,可见你比较爱公主,所以我才决定退让,成全你和公主呀……”

    风霆捷此时此刻真不知道自己究竟该生气还是大笑。

    这就是这个笨丫头留书出走的原因!?

    “我已经说了,公上只是来买马,我只是卖马给公主!”为什么风家庄上上下下的人全都知道,他只在乎她一人,偏只有这个笨丫头自己不知道?

    牛巧灵还是不信的进一步提出有力的质疑:

    “如果真是这样,为什么你不让我和公主见面?”

    “那是——”

    “你瞧,答不出来了吧?”牛巧灵多么希望这不是事实,“还是我来替你说好了……”

    牛巧灵强忍心痛,缓言道:

    “你是怕我会欺负公主,所以才不让我和公主见面,对不对?”

    “蠢!我是怕你太笨会被公主欺负,所以才不让你和公主见面!”那个刁蛮任性的自在公主最爱欺负的就是牛巧灵这种行动迟缓的老实人了。

    牛巧灵突然安静下来,少顷才一脸认真的问:

    “我真的很笨吗?”

    风霆捷不忍心伤她,换了个较温和的说辞:

    “你只是单纯。”

    牛巧灵信以为真的笑逐颜开,又问:

    “你真的不爱公主、不娶公主,只是卖马给公主,怕公主欺负我才不让我见公主?”

    “你以为呢?”

    满腔怒火经她这一折腾,早已消失殆尽。

    牛巧灵像个知道自己犯了错的小孩般,睁着无辜的双眼直瞅住风霆捷,带点耍赖的心眼,慢步挨近风霆捷怀抱,伸出纤细的双臂圈抱着风霆捷,似是认错,又像撒娇的小声道:

    “夫君,你真好。”

    她这一嗲,风霆捷再有什么怨气也气不起来了。

    第六章

    明儿个,关外有个春季种牛交易市集,是一年之中,关内关外规模最大、优良种牛最多的一个市集。

    因此每年都吸引大批来自各地的赶集人潮。

    关内、关外就近的养牛人家和牛商,自然全数到齐。

    较远的江南人士也不会缺席,甚至从西漠、天山南北及西南边境千里迢迢赶来的也大有人在。

    身为北方势力最大的风家牧场自然不会错过这场盛会。

    尤其现任的年轻当家风霆捷,一心想改良风家牧场的牛只品种和水准,更不会错过这个可以挑到各种优良牛种的盛大市集。

    过去几年,风霆捷都是带着三弟风霆威同行,今年亦是,不过又多了牛巧灵为伴。

    一路上,风霆威一直很有干劲的和兄长商议着选买种牛的事宜,牛巧灵也很兴奋、很想加入风家兄弟的讨论,可她的动作和反应实在太慢了,所以一直插不上嘴,只好认份的当个没有声音的倾听者。

    但这并未稍减牛巧灵的兴奋。

    虽然未出阁前,爹爹也带她去见识过几次种牛交易市集,但那些全是江南一带,较地域性的小型市集。

    她早就听说全国最大的种牛交易市集在关外,过去数年,她都求爹爹带她北上来见识这个盛大的市集,可爹爹都没答应。

    没想到今天,她因为嫁给风霆捷,反而实现了多年来未能达成的心愿。牛巧灵心中的雀跃,可想而知。

    光是这般静静聆听着风家兄弟的讨论,牛巧灵便有说不出的满足感。

    “这么说来,今年最优良的牛种还是全数掌握在那个神秘怪客手上了?”纵横商场多年的风霆捷,难得遇上棘乎的对手,这个“神秘怪客”正好是少数之一。

    吃过神秘怪客好几次亏的风霆威,很不甘愿的肯定:

    “从探子们传回来的消息判断,确是这样没错。”

    牛巧灵好不容易等到间隙,赶紧把握机会问:

    “那个神秘怪客是谁啊?”

    “他是近几年来才出现的家伙,每年都只在这个最大的种牛交易市集出现,平时,完全没人知道他的行踪,那家伙每次出现,都蒙着面,所以没人见过他的庐山真面目,只能从声音判断他是个男人。所以就算平时在路上遇着他,也没人知道那就是他,那家伙又从未报过自个儿的大名,因此大伙儿才管他叫‘神秘怪客’。”风霆威代替寡言的兄长,满足牛巧灵的好奇心。

    牛巧灵愈听对“神秘怪客”愈好奇:

    “他很厉害吗?”

    风霆威老大不愿承认的翻翻白眼,才道:

    “那家伙厉不厉害我是不清楚,不过对牛只极有本事是不争的事实。也不知那家伙哪来的好本事,手上竟拥有那么多品种优良的野生种牛,说全天下最好的野生种牛全掌在他手上也不为过。”

    “那咱们只要和他做买卖,不就可以选到最好的种牛了?”在养牛方面。牛巧灵反应倒很快——不过说话速度依旧慢。

    这点正是风家兄弟头痛之处——

    “确实如此,参与市集的人也全都这么想,可问题偏就出在和那家伙做买卖上。那家伙真是怪透了,他不和人直接谈价钱,而是教想买牛的人自个儿去驯牛。”

    “驯牛?”

    “我刚刚说了,他手上的牛全是野生牛。既然是未经过驯服的野生牛,想驯服它们就得费一番功夫了。尤其那家伙手上的野生牛全是些野性十足、极难驯服的蛮牛,因此比一般野牛难驯数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