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3b1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牛步夫人 > 第15章
    小乖寻着一处美味的草坪,便停下脚步享用。牛巧灵趁小乖吃草时,替它做脚部按摩,以防它脚抽筋的老毛病又犯。

    牛巧灵太过专心,以致于没发现不远处有一男一女正往她这儿看。

    游山玩水归来的风家老爷、夫人,远远的便注意到牛巧灵和小乖。

    风老爷纳闷的喃喃自语:

    “是谁把这么一大个人偶摆在那树荫下?真是的!”

    风夫人立刻修正道:

    “老爷,那个不是人偶,瞧!她会动。”

    “她有在动?我怎么看不出来?”风老爷不住的怪叫。

    风夫人又道:

    “那是因为你看得不够仔细,再仔细一点看,你就会发现她有在动。”

    风老爷不信邪的睁大眼睛,用力看个仔细:

    “耶!?真的有在动呢!”

    此时,牛巧灵终于发现他们夫妇俩。

    她先是顿了顿,然后有了进一步的行动——慢吞吞的朝风家老爷、夫人走来。

    风老爷观察了半天,才顿悟牛巧灵的意向:

    “那丫头好像是要走过来招呼咱们。”

    “是呀!”风夫人同意的淡笑。

    确定牛巧灵的意向后,风老爷反而大伤脑筋:

    “那个丫头走路那么慢,不仔细看还看不出她有在移动,照她那种速度,只怕等到她走到咱们面前,天都黑了。”

    “这么说,老爷是要咱们走过去会她?”

    “当然不是!天底下哪有公婆自个儿先去见媳妇儿的道理?”原来他们夫妇俩从一开始就知道牛巧灵的身份。

    风夫人完全不在意地笑道:

    “这么说也对。那咱们就坐下来歇歇,慢慢等咱们的媳妇儿走过来见咱们吧!”

    “这——”风老爷斟酌了一下,决定听从夫人的建言,坐下来慢慢等。

    风夫人也跟着席地而坐。

    夫妇俩—面饶富兴味的观察着牛巧灵,一面喝茶嗑瓜子闲聊。

    “我说夫人哪!你觉得咱们这个媳妇儿如何呀?”

    “佟练每天捎给咱们的信,不都写得很清楚了,老爷又何必多此一问?全看老爷自个儿喜不喜欢了,”

    风老爷五味杂陈的叹道:

    “她可是牛家的千金,和咱们风家世代交恶的牛家人哪!”

    “那又如何?”

    风老爷一直为这事烦心:

    “我不知道该用什么态度对待这个媳妇儿呀!”

    婚事方定之初,他和牛巧灵素未谋面,自然可以风家对牛家一贯的敌视态度对待牛巧灵。

    可现在不同。

    佟练的每日一信,让他深刻的了解了牛巧灵——除了尚未谋面。

    她是个难得的好姑娘,不该因两家无谓的偏见和仇视而被恶劣对待。

    可风家对牛家的祖传偏见,却又让他无法不在意。

    相较于风老爷的苦恼矛盾,风夫人的态度可就率性多了:

    “我倒不觉得这有什么难的,全凭老爷的喜恶便是。喜欢就对她好,不喜欢就欺负她。不过老爷若欺负咱们这个媳妇儿,可要有被咱们那个大儿子断绝父子关系的心理准备。”

    风老爷没好气的埋怨:

    “看样子,夫人是很满意这个牛家来的慢吞吞媳妇儿了!”

    风夫人直言不讳地表态:

    “我是很喜欢这丫头没错。看了信就已经很喜欢,这会儿看了就更加喜欢。”

    “这个慢吞吞的丫头到底哪点这么深得夫人欢心?”

    “光是看她那慢吞吞的模样就够有趣了,更何况,连咱们那个精明干练、叱吒商场的大儿子都给这丫头驯得服服帖帖,我光想像她和霆捷在一起的情景就忍不住想大笑,实在太有意思了。”佟练的每日一信,早已成为她游山玩水时的每日一乐。

    风老爷虽心有同感,仍然无法释怀。

    就在他继续伤脑筋时,牛巧灵终于来到他们眼前。

    牛巧灵睁大无邪的双眼,先是仔细的看了风老爷半晌,然后缓缓转头,一样又仔细的看了风夫人半晌。

    之后,她又停顿了半晌。

    约莫一刻钟的等待后,她有了新的动作——动作迟缓的向风家二老福了福身,温吞吞的请安:

    “媳妇儿牛巧灵拜见爹爹和娘。”

    风家夫妇互看一眼,相当好奇的问:

    “你怎么知道我们是谁?”他们回府时,明明交待过佟练夫妇不准通风报信,而这段期间内,除了他们夫妇俩也确实没人接近过牛巧灵,而他们家那三个儿子又没一个长得像他们夫妇,照理从未见过他们的牛巧灵应该不认识他们才是。

    牛巧灵心无城府的坦率笑答:

    “我也不知道,可是我就是知道。”

    很奇怪的,就这么一句言不及义的温吞话语,居然让风老爷释怀了,

    “好,好,乖媳妇儿,咱们一道回屋子里去聊聊吧!”风老爷衷心地笑道。

    虽然回风家庄的归途,又将是一条“慢慢”长路……

    第八章

    十天后,风霆捷三兄弟自京城返回风家牧场,迎接他们的是风家老爷、夫人被牛巧灵的温吞模样逗乐的喧天笑声。

    佟妈在一旁侍候着老、少两代主子,心里也十分开心。

    可稍后进门的佟练却捎来了不好的消息——

    “大少爷,刚刚潜伏南方的探子紧急来报,说——”佟练看了牛巧灵一眼才接着禀报:“牛家牧场前些日子遭不明恶徒放火,损失不少。当夜,牛家老爷又遭人夜袭受伤,不得不卧床养伤。可一直觊觎牛家牧场的陈家牧场和王家牧场却在这节骨眼合谋,趁火打劫,企图接收牛家牧场所有的牛马和生意,牛家牧场此刻的处境十分危急……”

    牛巧灵听到这儿,突然越身往外缓移,风霆捷伸手一拉扯,就把她扯回臂弯中。

    “你想做什么?”

    “我要回南方去探望我爹爹。”牛巧灵噙泪哽咽——还是慢吞吞的。

    “那咱们这就动身!”风霆捷说做就做,当下指挥佟练夫妇和两个弟弟张罗南下事宜。

    牛巧灵大吃一惊,不敢相信地问:

    “你要和我南下?”她没忘记风家和牛家世代交恶的事实。

    “霆捷当然要去,而且还要给陈家牧场和王家牧场颜色瞧瞧,让他们知道得罪风家人和风家亲戚的下场!”风老爷代替儿子表达了风家的态度和立场。

    “我会教他们毕生难忘!”风霆捷人还没动身,杀气已显而易见。

    牛巧灵见状,不禁热泪盈眶,由衷道:

    “谢谢爹爹……谢谢夫君……”她本来以为他们会落井下石、见死不救的……

    ※※※

    风霆捷带着牛巧灵,率领风霆扬及一群心腹手下,快马加鞭的连夜南下,以风般的快速赶抵牛家牧场。

    牛儒夫妇见着出嫁的宝贝女儿归来,又惊又喜。

    可当他们见着风霆捷一干人时,笑容随之僵硬起来。

    风霆捷意外的主动释出善意,毕恭毕敬的对牛儒夫妇表明心意和立场:

    “岳父、岳母好!女婿听闻牛家牧场遭奸人恶袭,特地前来帮忙,请岳父、岳母准女婿放手一搏,痛惩仇家!”

    牛儒在风霆捷眼中看到了真诚和决心,内心虽仍处在惊愕状态,却没来由的相信了风霆捷,郑重的委任于他:

    “那一切就拜托你了,霆捷!”

    牛儒的绝对信任,助长了风霆捷对仇家的杀气。

    接下来数日,风霆捷以一贯令人闻风丧胆的干练和冷酷,迅速地展开毫不留情的一连串报复行动,吓得主谋的陈家牧场和王家牧场当家们,连夜落跑,逃命去也。

    风霆捷的恐怖,一夕之间传遍江南。

    经过这一次的报复行动,牛家牧场不但重振雄风,风、牛两家前嫌尽一释、重修旧好的传言也不迳而走,甚嚣尘上。

    ※※※

    这天,风霆捷和风霆扬双双代替躺在床上养伤的牛儒,应邀前往江南最大的古董商府上作客。

    此次宴会,主要是公开拍卖二十来件稀世古董。

    代替牛儒赴宴的风霆捷和风霆扬则是扮演公证人的角色。

    拍卖会进行得十分缓慢,光是宾客间的交际应酬便耗去泰半时间。

    眼看时间毫不停歇的流逝,拍卖会却呈牛步化进展,至今拍卖不到五件。

    风霆捷忍无可忍的爆发怒气,拔出随身佩带的利剑,当众把眼前的桌子劈成两半,寒气逼人的冷道:

    “快进行拍卖!”

    给他一吓,原本大吃大喝、嘻嘻哈哈的宾客,全都乖乖的端坐,一本正经的进行拍卖,没人敢再嘻笑作乐,就怕下一个被劈成两半的会是自个儿。

    华灯初上时分,所有稀世古董终于全数拍卖完毕。

    宴会的主人十分感谢风霆捷的“拔刀相助”,使得一向得耗上十来天的拍卖会,破天荒的在一天之内完成。

    为了表达感谢之意,宴会主人非常热络的想挽留风家兄弟共进晚膳。风霆捷却毫不领情,拍卖会一结束,便火烧屁股似的匆匆离去。

    留下一脸莫名的热情主人和捧腹大笑的风霆扬。

    “敢问风二爷,风大爷是怎么了?刚刚还好好的,怎么转眼就赶着投胎似的,跑得比风还急?莫非风大爷有什么急事?”宴会主人纳闷不已的问。

    风霆扬听他一说,险些笑岔了气,不过他还是很有兄弟爱的没把真相抖出来,而是附和着宴会主人道:

    “我大哥确实有急事得立刻走人。”

    因为牛巧灵正在牛家庄等着他回去共进晚膳哪!

    ※※※

    转眼间,风霆捷一行人已在牛家牧场待上个把月,是该回风家牧场的时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