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3b1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牛步夫人 > 第8章
    滚滚红尘,果真无奇不有。

    他这个牛缘极佳的牛步夫人,竟如此不得马缘!

    “小乖,我们走了。”得到夫君许可后,牛巧灵和往常一样,率着小乖,以独门的牛步化行进速度,朝牛区施施徐行。

    风霆捷也和往常一样,偷偷尾随护送。虽然到牛区的路途中,只有一小段得经过马区,马区的栅栏他也已命令总管佟练加高许多,但他还是不放心。

    于是,每天早上暗地护送牛巧灵到牛区,已成了风霆捷的例行要务。

    完全不知情的牛巧灵,和往常一样,边走边慢条斯理的对爱牛道:

    “小乖,我看咱们今天早上就在这儿用早膳吧!”

    小乖以歪斜斜的眼睛瞧了眼前的绿草一眼,又以歪斜斜的嘴吃了一口草,立即吐掉摇头。

    牛巧灵见状,轻叹一气:

    “唉!我还以为这儿的草已够鲜嫩,原来还不行啊!那……咱们到那边瞧瞧去吧!”

    说着,便又和爱牛小乖亍亍缓进。

    那只斜眼歪嘴牛真够挑嘴!风霆捷实在不明白,牛巧灵哪来的好耐性,对那只乳牛斑纹的杂色肉牛这般宠溺?

    不过,看着牛巧灵和小乖之间的互动,实在很鲜又有趣,每天都有新花样,让风霆捷百看不厌。

    牛巧灵又相中了一处绿地驻足,不改声声慢的说话速度又对爱牛道:

    “小乖,你看这儿如何?”

    小乖又以歪斜斜的眼瞧了如茵的碧草一眼,以歪斜斜的嘴吃了一口草。这回,它总算没吐掉,一口接着一口的埋头苦干起来。

    牛巧灵雀跃的蹲坐旁边,一面欣赏爱牛吃得津津有味的满足相,一面开心的说:

    “小乖,你可别只顾着吃,要记得帮人家把好吃的草儿范围理出来,好让我做记号,否则待会儿没办法告诉牛区的执事,让他把其他牛儿带来这一带吃草呀!”

    这丫头居然是在找优质的草地!?风霆捷颇感诧异。

    他一直把牛巧灵和小乖的“寻草用膳之旅”,当成天天上演的“趣味”,没想到,这其中竟藏有如此玄机……

    风霆捷不觉莞尔,凝睇着佳人俏颜的深眸,多了几分炽热。

    待小乖吃饱,慢吞吞的牛区缓步之旅,才又向前缓进。

    经过乳牛区时,牛巧灵听到风中传来鞭打声和粗鲁的咆哮声,驻足思忖片刻后,她改变了徐行方向,转往乳牛区牛舍。

    愈接近乳牛牛舍门口,鞭打声和咆哮声愈大。

    慢慢地,牛巧灵终于亲眼目睹真相——一个壮汉正在对关在栅栏里的乳牛又踢又打,粗声叫嚣:

    “你这只他妈的畜牲,竟敢和老子作对!不出奶是吧?好!老子就打你、踢你,直到你出奶!”

    怒骂间,又鞭踢了遍体鳞伤的乳牛十数下。

    牛巧灵于心不忍,用力大叫:

    “住口!住手!住脚!不可以骂牛、打牛和踢牛!”

    壮汉东张西望了半晌,才发现细如蚊蚋的叫声是来自牛舍门外的娇小姑娘。

    “臭娘儿们快滚!这儿没你的事!”壮汉横眉竖眼地臭骂牛巧灵。

    牛巧灵对于自个儿被骂并不在意,一心执着在处处是伤的乳牛身上:

    “你不可以骂牛、打牛、踢牛!”

    “老子偏要!”壮汉非但不听劝,反而变本加厉地对那只乳牛又骂、又鞭、又踢。

    “不可以!”牛巧灵见状急急的上前阻止——虽然步行速度未见加快,但意思到了。

    好不容易“赶”到壮汉面前,牛巧灵还没好生喘口气,便出手阻止壮汉:

    “快停下来!”

    哪知壮汉先下手为强地猛推牛巧灵一把,粗鲁地咆哮:

    “滚开!臭娘儿们!”

    牛巧灵给猛力一推,失了重心,眼看就要向后倾倒于地,幸而身后及时出现一面肉墙稳稳地挡住她。

    “小乖,谢谢你。”牛巧灵话方落便发现,身后的肉墙不是自个儿的爱牛,而是风霆捷。

    她方要再启小口,风霆捷便把她拉到自个儿身后,全身弥漫肃杀之气地冷瞪着粗汉,厉声道:

    “厄尔泰,你这是在干嘛?”他记得牧场里每个人的长相和名字,今后,他会对眼前这个推了牛巧灵一把的该死畜牲记忆更深刻,即便这畜牲已化成灰!

    令人胆寒的冷冽杀气,慑得原本嚣张跋扈的壮汉。转眼像给蛇盯上的青蛙般,不敢妄动。

    “大……大当家……”

    “我问你在干嘛?”风霆捷声音更冷、杀气更重。

    “我……这畜牲……已经三天不出奶……所以我……我在教训这畜牲……少奶奶突然出现……我怕她受伤……所……所以……”厄尔泰结巴愈来愈厉害,音量愈来愈小。

    虽然风霆捷的双手并未袭向他,他却有已被砍杀上百次的强烈恐惧。

    “来人!”

    “属下在!”风霆捷厉声一吼,不知何时进入牛舍的两名手下立即应声。

    “把厄尔泰交给佟练!”

    “是!”

    转眼,两名手下已制服厄尔泰,消失在牛舍。

    “霆捷,我没事。快放开我,我要去看小花的状况。”小花自然是指被关在栅栏里,浑身是伤的可怜乳牛。

    风霆捷早已习惯牛巧灵随时随地随口就替牛区出牛只取名字的习惯;——唯一令他纳闷的是:取了那么多名字,她真的分得出哪只是哪只吗?

    明白牛巧灵的爱牛心切,确定她没受伤,风霆捷便放行了。

    牛巧灵慢吞吞的挨近栏门,心疼不已的抚摸被绑住的受伤乳牛,柔声的安抚:

    “小花乖,别怕,我不会伤害你的。”

    很奇妙的,那乳牛像是听懂牛巧灵的话,且相信牛巧灵不会伤害它似的,原本恐惧不已的模样已不复见,取而代之的是渐渐放松的柔和。

    像这般不可思议、经常在牛巧灵身上上演的奇妙情景,也是风霆捷百看不厌的戏码之一。

    这丫头的深得牛缘实在太令人称奇了!

    牛巧灵仔细的瞧过乳牛全身各处,确定没有致命伤口后,总算松了一口气,柔柔地对变得主动亲近她的乳牛说:

    “幸好都只是些皮肉外伤,太好了!咱们到外头遛遛,好不好?”

    风霆捷不确定是不是自个儿眼花,他看见那只乳牛微点了一下头——每回瞧见牛巧灵和牛只们之间的‘对话’,他就会有“是不是眼花”的纳闷。

    眼看牛巧灵右手牵着斜眼歪嘴牛小乖,左手牵着受虐的乳牛小花,慢吞吞步出牛舍,风霆捷并未阻止,而是尾随于后。

    “要带小花去吃草?”风霆捷依旧是个理解力、适应力超强的男人。

    “嗯!小花看起来很没精神,出去走走、晒晒太阳比较好。”牛巧灵很认真的说。

    发现牛巧灵行进的方向并非往小乖方才吃草之处,风霆捷不禁心生好奇:

    “我刚刚巡视牧场路过时,偶然瞥见小乖在那边吃草,为什么不带小花到那边?”

    牛巧灵慢吞吞的摇摇头,慢吞吞的说:

    “小乖是肉牛,小花是乳牛,所以适合小乖的草和适合小花的草不一样。”

    “你的意思是说:适合乳牛、肉牛、役用牛进食的草各有不同,应该有所区别,才能养得好?”愈是和牛巧灵接近,风霆捷愈深刻了解,牛巧灵对养牛的独到才能。

    “嗯!这就好比咱们人一样。北方人喜欢吃面食,南方人喜欢吃米饭。牛儿们也一样,老是吃着不合自己胃口的东西,经年累月下来,自然就长得不好了。”

    谈论间,小花已寻着喜欢的草地,开始低头进食。牛巧灵很开心的抚摸它,趁隙替它按摩乳房。

    “你在做什么?”她的动作不禁令风霆捷回想起,牛巧灵洞房花烛夜那晚,令他啼笑皆非、记忆犹新的“哭诉”。

    牛巧灵倒是一点感觉也没有,一心埋首于小花的乳房按摩差事:

    “替小花按摩乳房呀!通常无法顺利出奶的原因,不外乎两种。一种是身上有病变、一种是情绪引起,如果是前者,就得好生医治;如果是后者,就得好生安抚牛儿们的情绪。”

    “乳牛也有情绪?”风霆捷是养马高手,知道马有性子。

    虽然他养牛不若养马般高明,但他是个理解力强的男人,明;白牛和马一样,必也有自个儿的牛脾气。

    可,这份认知和理解,只限于役用牛,并不包括肉牛和乳牛。

    尽管他是个理解力强的男人,还是无法理解“牛肉”和“牛乳”也有牛脾气这等荒唐事。

    然,牛巧灵的看法显然和他大大不同:

    “牛和人是一样的,会受到周遭环境影响而情绪起起落落,乳牛比起肉牛和役用牛,更是敏感。”

    他知道已挤出的牛乳若不加工处理,放久了会发酸腐败,但,未挤出的牛乳,也会有发酸腐败之虞就有待商榷了。

    瞧风霆捷一副不以为然的样子,牛巧灵进一步说:

    “你别看乳牛总是温吞吞、好脾气、反应又比较迟钝,就认为乳牛是少根筋没有牛脾气的。事实上,乳牛是很敏感、很胆小、很容易受伤害,需要花费比别的牛更多心思去注意、照顾的,你明白吗?”

    这话怎么听起来很像在描述某人,让他有股莫名的强烈亲切感?风霆捷迎着牛巧灵昂仰的认真小脸,一时之间无言以对,只想大笑——不过他以超强的自制力按捺住了。

    “明白。”同类果然对彼此较了解!

    仿佛在回应牛巧灵的话般,已三天不出奶的小花开始出奶了,且比往常丰沛。